放弃当演员给猫做雪屋 6年卖出100万个

小青爱吃草2021-08-25  4.3K+

  上周我们采访了马文飞,pidan创始人。

  他曾是话剧演员,如今是一个‘资深猫奴’。

  曾为自己的小猫皮蛋,海淘了200多个猫砂盆,却无一满意。

  马文飞决定自己创业做一个。

  当打磨了9个月之久的雪屋猫砂盆横空出世时,整个宠物行业叹为观止。

  雪屋猫砂盆,6年累计销量100万台,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  6年后,马文飞创立的pidan,已成为中国宠物头部品牌,拿遍红点、iF等国际设计大奖。

  pidan猫砂做到全行业第一,真正为全国的猫猫创造了新的生活方式。

  上个月,pidan为遭遇极端强降雨的河南捐赠了50万,救助受灾的小动物。

  他们一直没有忘记身为‘资深猫奴’的责任。

  见面的那天,他告诉我们早上5点才睡,原因是琢磨着一个产品过于兴奋。对于精力旺盛的他来说,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比创作本身更重要。

  以下为马文飞自述

  雪屋,一切的开始

  巴黎创业,雪屋诞生

  巴黎有一个中国学生聚集的网站,叫战法,战斗在法国。

  六年前,我在网站上发了一个招聘启事,非常幸运的,找到了我想找的人。

  接下来,我们开始做雪屋,它是一切的开始。

  做任何产品前,我们都是先考虑猫,再顾及到人。

  雪屋有很宽的走廊,让猫走得很舒服。

  空间非常大,光是模具费就花了75万,比市面上普通猫厕所的成本贵3倍。

  这也是雪屋定价在当时相较于其他同品类产品高的原因。

  我当时对外观的要求只有两个。

  第一,这个产品没有性别取向。

  第二,让它看起来是从地板里长出来的。有下沉式的形态,好的设计不该对空间有侵略性。

  很多人觉得我们做产品是为了美,那一定是三流设计师的想法。

  美,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结果。

  因为当你的审美到达一定高度后,它会在创作过程中自然体现。

  审美内核,情绪价值

  把无限接近悲伤的平静之美,凝固在环境中,这就是pidan的审美内核。也符合猫咪带给我们的感觉。

  一个人待久了,总会有些负面情绪。

  当有只猫在身边,会让你在平静到无限接近悲伤的那一毫秒,停留住。

  谁说宠物产品一定是萌的,可爱的?❓❓我们就想打破。

  当黄昏的落日,清晨的阳光,下雨的影子投射到房间。

  你不小心瞥到角落里的雪屋,它会对你产生一些奇妙的情绪影响。

  现在的人什么都有了,就是缺少平静。

  我们探寻核心审美观,花了几年时间。

  这过程很痛苦,但你一定要想清楚,不然会迷失在产品的创作过程里,没意义的数据报告里。

 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可以靠讨论做出好产品。然而和自己对话的过程,残忍又孤独。

  你要不停问自己,对不对,好不好,够不够,行不行。

  红色美还是白色美?❓❓

  为什么在此刻,非红色不可?❓❓

  黄色真的不行吗?❓❓

  像我们这种享受表达的人,对创作的结果要求极高。

  可是一家新公司可以有极致追求吗?❓❓现实中有很多让你不得不妥协的地方。

  让同事饿死陪你追求极致,不就是无能吗?❓❓

  你要平衡企业投入、盈利、同事生活、供应商、投资人、渠道无数个细节,但还要做出满意的作品。

  作为一个产品的信息管理者,一旦失败了,所有人都怪你。

  只有真的热爱这个过程,才会留下来。

  大家都太高估获得名利的快感,低估过程里的痛苦程度。

  pidan,一家任性的公司

  不欣赏脆弱的创作者

  这五年多,公司留下来的工业设计师只有两个,现在一共四人。

  我招人的要求只有两个:

  第一,你同样相信好看的杯子能让水变得好喝。

  第二,你的稿子被要求修改一万遍,你还是想创作。你的开心和痛苦,会在建模过程中消解。

  可是这样的人太少了。

  如果你做的不好,要问自己,真的爱这个岗位吗?❓❓

  每天在ins和设计师网站东抄西抄,把同事的稿子简单做个升级,改个颜色,没得到重视,就觉得无人能欣赏你的作品。

  请问你凭什么让别人欣赏?❓❓

  你为作品痛苦过,牺牲过,付出过吗?❓❓

  你真的热爱创作的过程吗?❓❓

  我觉得人一毕业就该去一个能把自己的货从沟通、创作、打样、试产、量产、售后全链条体验一遍的地方。

  去那些让你痛苦的开发过程中吧,让其折磨你。

  创作是宿命和决断

  我们经历过非常艰难的创业阶段,度过这些艰难的时刻,都是因为相信创作的力量。有时会经历滑铁卢,更会因此起飞。

  创作本身是敏感、脆弱、不确定的。

  但你要确定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什么。

  辨析你爱的是创作本身,还是创作之后的附加值。

  这么多年,我们从未真正满足于任何一个产品。哪怕已经拿了工业设计奖大满贯。

  我曾是演话剧的,每一次表演完,灯光亮起,鞠完躬,观众走完的第一秒,就知道自己哪错了。

  于是开始期待下一场演出,可是又发现新的问题。

  无论现在有多好,下一个会更好,不要有结束的概念。

  这个世界除了人会死,没有任何东西会停下。

  我们是一个热爱创作的公司。因创作而生,这是我们的宿命,也是应有的决断。

  若最终靠创作成为小公司,认了,没有遗憾,因为没有美满的人生。清楚最想要的是什么就很幸福了。

  我们希望在这么快的消费品市场里,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。

  希望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些美好的东西。竭尽所能地创作。

  pidan最好的产品,永远是下一个。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ebm.org.cn/life/606098
00